中国书法名家艺术馆 主办 加入收藏 | 回到总馆
首页 > 评议文章 > 正文

齐玉新:荀海书法之我见
2015-05-30 15:07:25   来源:   评论:0 点击:

  江南有两所很优秀的美术院校,他们的书法专业培养了一大批中国书坛的中坚力量。如果说,中国美术学院的书法特点是优美,那么南京艺术学院似乎体现的是一种雄美。我不知道南京这个城市是否因为历史的原因,集
  江南有两所很优秀的美术院校,他们的书法专业培养了一大批中国书坛的中坚力量。如果说,中国美术学院的书法特点是优美,那么南京艺术学院似乎体现的是一种雄美。我不知道南京这个城市是否因为历史的原因,集合了大量的各地优秀人才而使得其更具有兼容性,还是这座城市介于南北之间的缘故,江苏书风骨子里面就透露着一种率意的大气,而南京作为江苏的省会,无论是南京人还是南京的书风都有着和江南不太一样的艺术趋向。南艺,似乎就是发源地。
  
  荀海兄,比我年龄小,大家都称其为海哥,于是我也跟着这么叫了起来。他是南艺的高材生,书法硕士,因为优秀留校在江苏省书法创作中心工作。早就听说了这个人,及至见过面到最后成为朋友的一个过程中,一如我初次见面的感觉一样----开朗、爽快,做事痛快,雷厉风行。其实,他也是一个很低调的人,很多场合见到他总是为师长和朋友的事情跑前跑后默默地张罗着,这一点让我很敬佩。
  
  当代,是书法最为繁荣的时期,也是艺术发展最宽松的时期,因此书法家群体也囊括了各行各业。但是,作为受过学院专业教育的书法家,他们的身上有着与其他书法家不同的地方,那就是书学理念的不同,他们对于传统尤其是书法的经典沿袭和承续有着与众不同的宽度和广度。比如,荀海的行书,典雅端庄,透着一股清气。很显然,他把目光瞄准了初唐的行书书风,这其中可见他对于欧阳询的行书取法很深。尽管,我们现在对于欧阳询的《行书千字文》真伪还有存疑,这姑且不论。但是,欧阳询的行书用笔婉约,发力方式简捷,颇类似晋人笔意,这就是其优势。从后往前取法,我以为这才是上溯之法。比如,苏东坡由杨凝式上溯魏晋,王觉斯由米芾上溯魏晋,这都是前人的高明之处和成功办法。今人流行从《书谱》上溯二王也是一法。那么,荀海能够从初唐的欧阳询行书上溯魏晋的简约笔法和格调,我以为这就是其高明之处,甚至,这条路几乎没有人这么走过。学某家往往圉于某家而泥古不化,而学某家仅仅是作为攀登的一条途径,则显现出了高明,荀海的行书,让我敬佩!
  
  草书,最为书法诸体中难度最大且最为抒情的书体,是每个书法家都要为之奋斗的梦想。荀海在继承乃师徐利明先生精华的元素之后,旁涉唐草和魏晋人的草书手札,结体时而取其侧势以求险绝妍美,时而宽博宏阔,这又是晋人气度。他善用长线做草书,线条盘旋连带,连绵之势自上而下,左右映带,非常抒情,这样的草书具有强烈的音律感和画面感,让欣赏者很容易就进入作者所营造的跌宕气氛中。书法作品,贵在创作真实,也唯有真实的情感和真实的情绪流露,才能让作品感染读者,引起共鸣。而精心设计的作品,按照图式创作,往往因为雕琢痕迹太大而不能让人产生深入品读的场感。我虽然没有看过荀海兄现场创作,但我能够通过他的作品感受到他创作的投入和一气呵成的那种过程,这是字里行间透露出来的,遮掩不住。看他的作品,最能感觉他这个人的性情----真实。
  
  某夜,有位书法同仁问我“书法的最高境界是什么?”我想了一下说“不争。”其实,不光书法,做艺术、做人,不争就是境界。争,就必然会逞强斗狠,争,就必然会用尽一切手段,这就刻意了,刻意就失去了自然。中国古典哲学的核心,我觉得就是“自然”二字。只有不争,才会回归到自然的状态。“书肇自然”,或许很不争有着必然的因果关系。无论是荀海兄的隶书、篆书的沉静之态,还是行书的简约,抑或是草书的飞动,他做书的内心状态一定是在完全的沉浸在自我的抒情中,他不会考虑是否合乎国展的要求、合乎评委的口味、合乎主流书风。他一定是在深入的继承和挖掘古代经典的同时,把自己的内心真实感受用笔尖流淌在宣纸上。书写,对他而言就是和自己的对话而不是为了给谁看,因为,他没有想用书法的笔墨去获取什么,这似乎就是不争。于是,他的书法是真实的也是自然的。
  
  我喜欢慢慢的看学院派书法家的创作,看他们的作品,一是能够从中获取他们对于书法历史梳理之后的取法角度;二是他们大多是带有研究成分的把自己的创作往前推进,这会让人厘清脉络。而这些学院派书法家的创作也是非常具有启发意义和学术意义的,他们并不是把书法当做技术来做,而是当做学问来做,如此,他们的书法作品中就承载了很多值得思考的东西。最近,我陆陆续续欣赏了一些荀海兄的近作,虽然仅仅是管中窥豹,便做如是想。但我又很期待,何时他能把更多的作品呈现给更多的人,可能获益的便不仅仅是我自己了。
  
  2015年5月14日凌晨
  
  

相关热词搜索:

上一篇:齐玉新:想法比技法更重要——金泽珊书法我见
下一篇:齐玉新:奇肆的刘石书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