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书法名家艺术馆 主办 加入收藏 | 回到总馆
首页 > 评议文章 > 正文

齐玉新:想法比技法更重要——金泽珊书法我见
2015-05-30 15:06:29   来源:   评论:0 点击:

  《一代宗师》里面有场戏,宫宝森对叶问说,我们今天不比功夫,比想法吧。这话说得很有内容。无论是艺术还是武术,抑或是任何一个行业,功夫(技术)的最高水平往往被想法所决定着。有那么一句话叫做----心有
  《一代宗师》里面有场戏,宫宝森对叶问说,我们今天不比功夫,比想法吧。这话说得很有内容。无论是艺术还是武术,抑或是任何一个行业,功夫(技术)的最高水平往往被想法所决定着。有那么一句话叫做----心有多大舞台就有多大。做事情,没有想法,最终会成为一个匠人,而有想法的人,很可能会做的非常好,也与众不同。
  
  我认识金泽珊也有十多年的时间了,一直觉得他是个看不透的人,不是他的性格和为人,而是他脑子里面的思维模式和理念。他属于那种有想法的人。作为一个艺术家,脑子里面总有想法,他就会不断的琢磨、不断地搜索和探寻着什么,也只有这样,才会比别人更深刻。我读过他的几篇随笔性的文字,对古琴、对创作走向、对国画和古今书法的不同等等这些问题,都颇有见地,引人深思。处在一个快节奏的时代,书法家们都在不由自主的被卷入了各种“快”的形式中,快速的临摹到创作、快速的入展入会、快速的形成风格包括快速的红起来。。。。。。这样,也无形中形成了一种书法的快节奏和快流程。在这种大环境下,青年书法家们能够冷眼旁观书法动态,不时的反思自己、反思整体创作走向、反思古今的同异,努力寻求自己的一种创作心境的人,的确不多。所以,金泽珊这一点非常可贵,我想这也是他与众不同的地方,也正因为他有着和别人不一样的为艺方法,才逐渐形成了他“见自己”的境地。
  
  金泽珊应该算是一个职业书法家,尽管,他没有在体制内从事书法创作。可作为一个自由的艺术家,他有着自己可以支配的时间,有着自己可以特立独行的创作理念而不受到任何的约束,于是他就可以按照自己的心境去挥写他的情绪和追求。因为对书法艺术的痴迷与热爱,书法自然就是他这一生的追求,更是他的职业。
  
  我见过他的书法、国画、篆刻和文章,这几种技艺他做到了融会贯通,有着自己的性情和风格,那种直率、泼辣、恣肆的风格其实与他这个人的性情很一致。在书法上,真、草、隶、篆、行都很拿手(虽然他说自己不善篆书,这也许是故露破绽的自谦),能够打通五种书体,需要技术的通变和统一,一旦超越了技术的束缚,他就能够进入自我的自由状态。前几年,他的字写的比较刚硬,很有雷厉风行的意味,有人以为那种坚硬会破坏书法的韵致。我想,对一个书法家的研究或者关注,应该以一种动态的模式来考量。书法创作是心境的体现,某一个年龄阶段对人生对世事的感悟不同,笔底表现出来的境界自然不同。对于金泽珊来讲,这样一个善于思考并有想法的人而言,随着他对书法的深入和人生的感悟,他的心态一变,笔底自然就变。如同他在《知镰庐随笔--2》中写道“近年我在书写状态中寻求一种释放,真正意义上的释放。从心灵深处打开,东汉蔡中郎有欲书先散怀抱之说,此言一语中的。我甚至开始讨厌“创作”这个词儿了,觉得带有经营成分。我想摆脱所有与自然书写无关的因素,甚至可以忽略一些美术化的元素,从而获取一种自由。因为在太多的时候写出的东西打动不了自己,更无法把自己最本质的东西与笔墨融合。我曾放下毛笔理智的去分析古人的经典作品,发现每一件经典作品都是无意中产生的,既是无意必从容自由,弱化了载体本身,删繁就简的同时注入了浓重的文化含量,无论是内与外都带有极强的随机性和不可复制性,起笔便是单纯质朴的书写状态,直抒胸臆,不计工拙,笔尖时而流露出的修养是看不到,但是能感受到的,那是自然的人文气息。就好比我手腕上这串凤眼菩提,颜色由浅到深,低调无语,不经意间老去。。。。。。”这就是他逐渐走向成熟的理解与感悟。于是,这两年,他开始专注于自然的书写状态,逐渐需求本真的、属于自己真实的笔触。他研究古人包括近现代人的手札,从中体验那种无意于佳的书写状态和情境,慢慢消散技术的雕琢痕迹,不再斤斤计较结构的精准而形成的刻意、不再努力再现古人技法的外形、也不再循规蹈矩的按照前人的模式套取创作的图式。他开始把自己的体悟漫不经心的在笔底发散开来,这时候他对宋人、明人以及吴昌硕、齐白石手札、题款的墨迹研究,便淋漓尽致的表现出来了。这时候,他一改原来线条坚硬的风格,写的自然了、自在了、悠游了,韵味也就出来。全国第十届书法展获奖作品《知镰庐随笔》,那时候,他的风格带有很大的《三笔三迹》味道,追求字形的跳跃、长线的使用、追求险绝、字组、章法的设计等等技巧性的元素、追求视觉的外在效果。在最近的第五届中国书法兰亭奖上,他的获奖作品《知镰庐。。。》(内容依然是自己的学书札记),采用了册页的形式,每页以信札的形式写就,虽然在众多大作品中显得很渺小,但是仔细品味,不仅内容耐人寻味,而且章法自然,似一本书信集。这件作品写得空灵自然,笔致轻松,线条带有金石气息,非常有文化格调。这种整体技法气象的提升和转变,我以为就是一个人心态的转变,用他的说法,生活比以前安定自在了,也获过一些奖了,不那么渴求了,很多事情看淡了之后,手也松下来了,人的整个精神状态就会进入到一个淡定淡然的情景,那么他的艺术境界也随之一起得到升华。
  
  我一直坚信,书如其人,除了如其性情,还如其心境。一个阶段的作品反映的就是一个人当时的心态和心境。一个艺术家,心境没有修炼到那个程度,作品的境界也不会高级到哪里去。所以,书法最终比的不是技法,是人的境界。只有像金泽珊这样有想法的艺术家,才会有可能不断地向更高的境界攀升。而一个没有想法的艺术家,在艺术道路上走多远、多高,是显而易见的。
  
  2015年1月26日凌晨
  
  

相关热词搜索:

上一篇:齐玉新:致广大尽精微——吴广水先生小楷艺术漫谈
下一篇:齐玉新:荀海书法之我见